忍不住闯了一下20字超微型……||||再加7个题目

  规则如下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
5.大功告成,發文。

继续阅读

脑补烤翅的脑补……XD

因为
----------------
老梅 18:46:01
看到蛋在twitter上只跟金哥,纳威和LV打过招呼。。

咦?他没和TOM打过招呼?
老梅 19:10:36
没有。。。
烤翅 19:13:43
八成是天天电话了,就不在twitter上说了。。
----------------
所以
================
TOM:“FANS说你都不上twitter,而且没在twitter和我打过招呼(埋怨)”
DAN:“我的手机只能同时进行一件事:twitter或者打电话给你。”
TOM:“……那还是打电话吧!”

========================
因为
老梅:
Fans问TOM:"今天你在干什么?"
TOM:"oh~~今天AR在片场,天气真是好冷啊,但是摄影棚里热的要死。这可真让人受不了。不过幸好伙食还不错,应该说是很好吃。x"

Fans问DAN:"今天你在干什么?"
DAN:"今天在工作。”

一个结巴一个话痨……


所以
我:
FAN:请问你是真的TOM么?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的话,我想告诉你你很棒!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HP与死亡圣器!
TOM:是的,我是。谢谢你的支持blablabla啥的,相信不会让你失望的~

FAN:请问你是真的DAN么?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的话,我想告诉你你很棒!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HP与死亡圣器!
DAN:Yes, I am.
========================

H时
TOM:Oh~great! Dan you are sweet!
DAN:……
TOM:Ehhhhhh! Good! Dan, tell me you want me!
DAN:……
TOM:(pause)Er? Dan? Are you felling good?
DAN:Yes, I am.
TOM:……

|残章|洗发水

|残章|洗发水

2008-02-28 17:29

大和靠著门框,看著猛一边在行李中翻找一边在口中念叨著“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在哪里呢”这样的话。

猛一抬头,看见大和很悠闲的样子,“大和!在看什么呢,过来帮忙找吧。”

“找什么?”

“洗髪水。”

大和停住靠近的脚步,“洗髪水?”

“嗯,一个白色瓶子装的,上面写著‘领队专用洗髪水’。好奇怪,为什么会不见了呢?这种东西应该没有人会拿才对吧……”猛在被翻的乱七八糟的行李中翻来翻去,突然一捶手心,“啊,难道是搬家的时候收拾漏了?可是没有理由啊……”

大和看著烦恼地抓著头发拼命回想的猛,自控不住地嘴角上翘。他还记得的,他看到的那瓶孤单地躺在草丛中的白色瓶子,和瓶身上可爱的小孩子字迹——“领队专用の洗发水”。同时被想起的,还有同样躺在草丛中,被打得破破烂烂的猛。

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时不时因为触动伤口而皱起。即使这样被打得动弹不能,这样需要帮助,猛却硬是要推开他,要他和贵一一起逃走。

笨蛋。怎么会逃走呢?怎么能逃走呢?百合和森被捉走,你被打成这副样子,我怎么可能会走呢?

“不会走的,我不会丢下你们的……我做不到……”他这样说。

但是,

猛说,不要介意。

猛说,我一直等你对我说。

猛说,虽然有点寂寞。

猛说,走吧。

即使痛得使不上力气,即使是这样酸软无力,却执意要求他离开。一下一下推在胸前的手,每一个动作都仿佛直击心脏。

不会丢下你的。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喂,喂?呐,大和!”

“诶?”

大和回过神,看见近在咫尺的猛的脸,一瞬间眼前出现了那日猛踉跄著离开的样子,下意识地,大和伸手抓住猛的手臂。

“你在发什么呆……啊,好痛!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大和放轻手中的力度,却仍然不松开手,“没什么。”

再也,不想看到那样寂寞地笑著,然后背对我离开的你了……

就这样拉著猛的手臂,大和转身向外走。

“什么没什么的……嗳,你要拉我去哪里?大和?”

“不要找了啦,现在是体育堂,去打篮球吧。”

“什么体育堂,我可是数学老师哎……”


大和的背包里,有一个白色的瓶子。来历不明,去向不明。瓶身上的字迹,就像出自小学生的手一般,幼稚可爱。

我是……永远都不会丢下你的……绝对。

|残章|幕原河堤的对话

|残章|幕原河堤的对话

2008-02-21 13:59

| 未满未满 零碎零碎 |
--------------------------------------
当大和带点惊愕带点不甘地看著那个路人向自己笑道"辛苦了"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他会是他往后人生中不可割舍的部分。

当猛看到那个特意绕了一大圈路来说明他们不同路的人浑身湿透无比狼狈地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他将在他的生命中占去多么大的篇幅。

而当时,他们正在前往幕原的路上。


幕原河堤的对话
---------------------------------------
"呐,猛。"
"你有想过'如果没有来这里就好了'对吧?"
猛有点愕然地抬起头,左前方那个人正低著头,手里拿著一个秋刀鱼罐头翻来覆去地把玩。
"那是当然的吧。"猛狐疑地看著某人,说:"莫名其妙被隔离起来哎,而且还知道了一个这么惊人的大黑幕,大概只要是人就都会这样想吧。"
"说的也是呢……"
"而且啊,"猛重新低下头搓洗手中的衣服,"还被死亡的阴影笼罩住,只要长大就会死,这种说法不就是不管怎么努力,都会不可避免的早死吗?这样的情况,不会这样想的人才奇怪吧!"
死吗?确实会死,如果那个叫柴崎的人一直这样关著他们,这里全部的人都会在15年内死去。幕原就会变成死城。
大和从额发的缝隙中看去,猛一边用力搓著衣服,一边嘴里在小声地说著什么,大概又是在埋怨他把衣服弄得太脏吧。这个人,和自己只是刚好在来幕原的路上遇到,就一直一直照顾著自己。烧洗澡水,洗衣服,连贵一都没有这样过。为什么呢,明明只是认识了不久的人而已啊……
"不过呢,那样想了之后我就会想到大和君了。"
"诶?"
突然间听到猛这样说,大和惊讶地抬头看著他。"固执,脾气不好,对有缘同路的人家一点都不友善,确实是这样吧?大和君。"猛很认真地看著大和。
"啰嗦,我这么差劲真是不好意思呢。"
"看看,一说就摆脸色了。虽然自称适应能力很强但是居然有洁癖,现在哪里还有男孩子有洁癖啊。而且还对秋刀鱼敏感,这种样子哪里有适应能力了啊,根本就是个贵公子嘛。"
这家伙,说上瘾了吗……
"所以,我就会想到,如果我不在的话,大和君怎么办呢?"
"没有人帮忙烧洗澡水,洗衣服,这个洁癖的家伙怎么办呢?虽然会敏感,但是只有秋刀鱼罐头了,不吃的话会饿坏的吧。"
"而且……我啊,怕我不在的话,大和君会觉得寂寞呢。"
"这样一想,就会觉得,有来这里太好了这样的。"
大和看著猛笑著的侧脸,这么认真地说著这种话,真是的……"有来太好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呢……这个人……这个人……
"这个人"把手中的衣服使劲搓了搓后,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马上就大叫著"哇啊啊太臭了"的又按进盆里使劲搓,嘴里还不停地念叨著:"大和你这家伙到底干什么去了?是掉进臭水沟了吗?"
大和笑著,把手中的秋刀鱼罐头丢向他:"啰嗦。"
"你才是呢,真是的,快去打水来,不然今天你就不要洗澡了。"
猛躲过罐头的飞袭,指挥无所事事的家伙去干活。看著他走向河堤的背影,猛想到刚才的话,"事实上,大和君,是对人很热心的人吧。不只是对朋友的贵一君,还是森,甚至不认识的小孩子,大和君都是很真心地伸出援手,即使是在这样一个连自己的明天都不能保证的环境,大和君都有很认真去想著别人的事。或者也是因为这样,我才会觉得其实这里也不算太差吧。"
"但是,这些话可不能让这家伙听到呢。"
河堤边的大和,正提著水桶往回走,长长的额发在眼前晃动。对上猛看过来的视线,大和得意地笑著,举起手里的桶。

也许明天,我们还是会依然在这样一个地方,想象著外面如何,以后如何,但是,只有我们的身边还有彼此给予的一份温暖,总觉得,心里就会因此充满勇气。
这是只有你,才能给我的感觉。




------------------------------------------------

粉红的梦……梦境の神我爱你>//////<

虽然写下来了,但是总觉得漏掉了哪些地方……

神啊,不介意的话,让我再梦一次如何?= =+

手游同人>>索迪亚之风,阿索尔篇

手游同人>>索迪亚之风,阿索尔篇

2008-03-09 14:26

  怎么会这样呢……

  诺尔曼……

  为什么你要躺在那里?
  我亲爱的朋友啊,
  你的妻子,还在等候著你不是吗?
  你要让她流泪吗?
  
从那双 被你称赞为“女神的宝石”的眼睛里
  流出眼泪
  
  你想看到吗?
  
  我的朋友啊……
  
  请你
  睁开眼睛吧……
  
  
  阿索尔抱著再无气息的躯体,尚且存有一丝温暖的触感让他不敢相信怀中的人已经不会再有生命活动。
  “诺尔曼……”
  他轻声呼唤他的名字,就像以往多少次他转过身后的那个瞬间。他只能这样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以不被察觉的方式,小心翼翼地、一丝一缕地,泄出深深藏起的感情——然后,再用尽最大的意志力去压制,去重新将其埋藏。
  
  那被世人称之为“爱”的感情。
  
  曾经有多少诗人热情地赞颂,用世间最优美的语言去描绘它的美好;
  多少年轻人对此怀有美丽的憧憬,憧憬著有一天梦中朦胧的身影会在眼前出现。
  
  阿索尔也有这样的憧憬,他甚至认为自己就是个诗人。
  当他看到诺尔曼的时候。
  
  银灰色的短发,起伏出平和的波浪,就像主人的性格一般柔顺。湖蓝的眼睛总是微微弯起,和唇边的弧度一起勾画出迷人的笑颜——阿索尔打赌,世上不会有比这更迷人的了!因体弱而苍白的肌肤在光照下几近透明,泛著莹莹的光亮,在他的身周镀上一层光膜,让他看起来比大喷水池中心的石像更像天使!
  这个比夜色更让人著迷的男子啊……
  诺尔曼。
  他用这个名字称呼他。
  
  
  阿索尔的身躯在颤抖。他双手握著刀,盾牌弃在一旁,他的面前是洛奇——狂暴的火之守护精灵,它由火焰幻化出的双翼上,还留有殷红的血迹。
  那或许……是诺尔曼的……
  他的身躯更加剧烈地颤动了。
  
  愤怒的情绪胀满在他整个胸腔,凶猛地波动著。他急切地想要上前去贯穿它的身体——从心核的位置,以他手中的利刃。
  以这,和诺尔曼一起在索隆挑选的“梅比利斯”。
  
  啊,这难道是“梅比利斯”?!
  诺尔曼兴奋地从武器架上取下一把光华暗淡的长刀,举到眼前细细察看后发出感叹。
  果然是啊……梅比利斯……
  那是什么?
  啊啊……竟然不知道吗?太惊人了阿索尔,身为未来的守护骑士,竟然不知道梅比利斯?你看。他皱著眉,却带著笑,把刀举到他面前,让他看到刀身上的奇怪花纹。
  ……艾尔柏斯的文字?他不确定地说。
  答对了~爱惜地用指腹抚过不明显的细纹,诺尔曼脸上的向往让阿索尔头晕目眩。这一定是失落之地艾尔柏斯的遗落物……那把曾被守护艾尔柏斯到最后一分钟的神秘骑士握在手里的利刃……多么流畅优美的线条,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现在的铁匠那些被铁水浇灌过的僵硬脑袋一定打造不出这样的艺术品……
  阿索尔痴迷地看著诺尔曼。他湖水般美丽的眼睛此刻一反平日的温雅平淡,摺摺闪烁着耀目的光芒——此时此刻的诺尔曼,眼里心里,都满载著传说中的失落之地,艾尔柏斯。
  
  艾尔柏斯,是悬浮在索隆上空的守护之城。城主们掌握著守护精灵们的力量,日日夜夜在保护著下方的整块大陆。在只有城主们知道的地方,供放著一把有著无法言喻的曲綫的长刀。
  ——梅比利斯。
  
  梅比利斯最初是一个人。一个同时掌握了四系精灵的力量的人。艾尔柏斯的初代主人。
  他留下了和自己一起参与了艾尔柏斯所有历史的刀,消失在自己的寝室,从此只出现在史诗中。人们搜索了所有的地方——每一个日光所及,月华笼罩之处,都遍布寻觅他的人们的足迹。然而正如前面所说,他从此只出现在史诗中。
  他彻底地消失了。
  沮丧的人们回到城里后,却惊讶地发现那把在梅比利斯手中收割了无数邪恶的长刀,连鞘一起被插在前厅中央。鞘尖深入地面,可以想象插入时所使的力度,然而周围却无丝毫裂缝,仿佛它天生就在那里。
  它叫梅比利斯。
  刀的旁边有这么一行字。
  
  不管真实是人借刀的名还是刀借人的名,现在,以及以后,它叫梅比利斯。
  这便是真实了。
  
  再没有一个人能同时掌握四系精灵。
  于是从第二任开始,往后的每一任城主,都是四人。
  ——他们使用所掌握的精灵的名字去区分彼此。
  火的洛奇,水的温利,地的布吉,以及风的达玛。
  
  艾尔柏斯以及地上的人们,都平静地过了失去了梅比利斯的日子,在梅比利斯和四位城主的守护之下。
  直到,灾难来临。
  
  喂,阿索尔,你有在仔细听我说吗?
  阿索尔掩饰地低头擦拭手里的圆盾,当然有啦诺尔曼,请继续说吧,灾难怎么样了?
  那个灾难,摧毁了艾尔柏斯……
  看著他重新投入到艾尔柏斯的传说里,阿索尔轻轻地吐了口气。心里欣喜他没有发觉自己是在出神地看他,却又因此隐隐失落——如果诺尔曼会发觉,就不需要这样掩藏了……
  
  最近阿索尔经常会有被知道了也无所谓了这样的想法,因为……
  诺尔曼!
  女子有著笔直的紫色长发,美丽的脸庞在发丝的映衬下更加白皙。她站在两人的前方,微微侧过身体,两手交握在身前,袖口的白色蕾丝遮盖了手指以外的部分——这是诺尔曼最喜欢的淑女姿态。诺尔曼高兴地走到女子身边,在她手中的手帕触上颊边时,绽出让世界顿时失色的美丽笑容。阿索尔站在原地看著诺尔曼和女子说了几句话后走回自己身边,把梅比利斯放入自己的掌心。
  诺尔曼……
  阿索尔,梅比利斯是守护者的利刃,它应该由可以守护他人的人使用。我是精炼师,而你是我的守护骑士,不是么?
  ……嗯,当然。阿索尔从诺尔曼清澈的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他脸上的笑容就像一个普通的挚友。
  
  当然的,诺尔曼。我是你的守护骑士。而且只会是你的。
  诺尔曼……
  
  闪身避过洛奇喷出的火球,阿索尔跳到洛奇的侧后方。不管身上的伤处还在滋滋地冒著热气,瞬间发动了连续技七连斩。
  即使是吸取了众多精炼师的生命的守护精灵,也抵不过守护骑士豁出所有的一击——强烈的愤怒与悲伤在它体内爆裂开,剑招刮起的旋风把它包裹著它体表的火焰划开,随即洞穿露出的脆弱的心核。
  洛奇仰首哀鸣,旋即在空中分解成细碎的火花。
  ——火之神庙的守护精灵殒灭了。
  
  阿索尔昂著头,看著只有他一人能欣赏到的景象,脑海里只有那张平和安详的容颜。
  他将梅比利斯插回鞘中,火花落在他身上,熔成一道道灼伤,他却像感觉不到般没有丝毫反应。
  
  他要去巴斯特。
  那里有一位拥有了诺尔曼的女子在等待。
  他要告诉她,那个在生命的最终为他们的儿子取了名字的男子,将永远留在火之神庙……
  
  在阿索尔走过的地方,落下了一滴水滴,在落到地面之前就被神庙内高热的空气蒸化得不见踪影。
Dr.Suck

老C

Author:老C
---------------
一丝不挂-陈奕迅

过后谁人被遥控於世界尽头

但我拖著躯壳 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

然后撕裂躯壳 欲断难断在 不甘心去舍割
---------------

絮絮叨叨
告白【喂】
Talking
类别
挂围脖
话痨
RP List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

RSS链接
链接
别吃屎=口=
无Hit
Time